关于原著中的金花领主Glorfindel的资料收集和八卦

Ehtelë:

首先声明,有些内容出自我自己的解读,如果有谬误请及时指出,也欢迎补充。我喜欢大家一起讨论研究哈~




Glorfindel此精,其实在中土乃至维林诺都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精,杀过炎魔见过曼威,吓跑过巫王救过主角,不但亲眼见证过诺多作死史还自己死过,不但自己死过还复活了,跑回中土上蹿下跳,心情好的时候就跟瑞文戴尔一众小精八卦传说中贡多林牛逼哄哄的好盆友们,跟德高望重的Elrond聊聊,他爷爷奶奶谈恋爱,他爹小时候那些事儿,要不是贡多林那片儿沉海了还能给自己扫个墓。


但因为他没有出现在电影里,以至于大家把他当做了一个在瑞文戴尔养老的精灵老鲜肉,这是,非!常!错!误!的!


今天就让我来给你们深扒一下这个精吧!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他长什么样,原文如下↓



"Glorfindel was tall and straight; his hair was ofshining gold, his face fair and young and fearless and full of joy; his eyeswere bright and keen, and his voice like music; on his brow sat wisdom, and inhis hand was strength."


― 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Many Meetings



高挑挺拔,一头闪闪亮的金发,年轻且帅,无所畏惧又阳光,眼神清明锐利,声音像音乐般动人,眉间饱含智慧,双手蕴藏力量。(非原文,我随便翻的!)


这里我个人认为佛罗多对精灵的感观形容他特别合适:既年轻又苍老,既快乐又忧伤。


而在Home2未完成的故事里贡多林陷落一章里,他的外貌是这样被描述的



……还有金花家族,他们的盾牌上装饰着光芒四射的太阳,他们的首领Glorfindel的披风上用金线绣着螺旋状卷曲的嫩芽,看上去如同春天的原野;他的武器上也装饰着漂亮的金色波浪形花纹。



 


这么一个颜值爆表衣饰奢华的精没有出现在电影里,我想主要的原因应该是PJ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演员吧(大雾)。对于这点我是心怀感激的,因为这样我们就能尽情想象他到底长什么样子,然后把自己给苏晕过去。


 


他的名字Glorfindel,来源于他的昆雅名Laurefindil,意为“金发(Golden-haired)”。(精灵父母你们取名字的时候走点心好吗,精灵永生的啊,名字都要跟一辈子的,就这么直接真的好吗?)


这个名字由两个词根组成,glor“金色”和finde“头发”。Glor(辛达语)laure(昆雅语)含义是金色或是金树。findë (defined as "a tress or plait of hair"(昆雅语卷发或者辫的头发),sphinde (old  Noldorin 古诺多语) lock of hair,原意是卷发,lotr里特指精灵的辫结,这也是大家几乎都脑补他是个金色大波浪头的原因。所以也可以把他的名字解释为“金色的辫结”。值得注意的是,laure 正源于金树的名字,Laurelin。


那么这里就有个很有趣的问题了,绝大多数诺多都是黑发,托尔金则指明:“在诺多精灵王子中,菲纳芬和他的后代是唯一具有金发的一支。”当然还有一个薛定谔发色的凯三(费家七子不同发色的问题这里就不展开讨论了),金花则是唯一一个没有在诺多王室族谱上的金发精灵。这就让他的身世扑朔迷离。在维林诺和谐社会时期,其他版本的王室家族树上曾经记载过有别的梵雅精灵嫁入,因此我们可以推测,两族精灵一直通婚,不仅仅限于王室。那么他这头金发很可能来自拥有梵雅血统的母亲,因为这样,即使他有梵雅血统,却还是跟从父系算作诺多精灵。至于他的祖上是否属于王室,这并无任何记载。有很多同人私设他是Irimë的后代什么的,这在能查到的可靠资料中是没有依据的,都是大家脑洞而已,万万不能当真啊。


他打过的架我们放到后面说,这里先说说关于他重生的事。


精灵死后能重塑躯体复活这个设定被提出来,直接跟Glorfindel有关。


《中洲历史》第12卷,中洲的种族,第二部分,晚期写作,第13章,最后的写作, 有关格洛芬德尔,凯尔丹还有其他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12, The peoples of Middle-Earth, Part 2,Late Writtings, XIII, Last Writtings, Of Glorfindel,Cirdan,and othermatters.


早有大神翻译过这一章,这里是地址,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http://tieba.baidu.com/p/1803547867?share=9105&fr=share&qq-pf-to=pcqq.group


下面讲到某些点的时候我会直接引用翻译的原文,在此特声明一下。


贡多林单挑炎魔的金花领主Glorfindel和瑞文戴尔的Glorfindel是否是同一个精,托老自己也纠结过一阵,直到最后才明确指出的确是同一个。这部分资料源自HoME12和书信集,手稿非常凌乱,很多只是短语,小托做了整理,我对此进行了挖掘和应证,下面这些料的来源这里不详细一条条给出考据来源了,基本糅合了所有我查过的资料,反正记得结论就好。


那么在贡多林陷落一役中,为了保护逃亡者而英勇的单挑炎魔,最后同归于尽的Glorfindel为何会出现在第三纪元的瑞文戴尔,我们来深扒一下。


当贡多林的Glorfindel死后,根据律法,他的灵魂会被伊露维塔重建,再一次强制回到维拉之地。他会去到曼督斯面前报到并得到审判,然后会一直留在静候大殿,直到曼威获准他的离开。


精灵被设定为“永生”,就是在造物者不知界限的天命间他们不会死亡,最高的期限就会是直到赖以生存的大地生命终结。他们的死亡--- 肉体受到不能得以治愈的严重创伤--- 以及与灵魂的分离是“不自然的”也是令人忧伤的事。所以这就是维拉从造物者那得到的职责,去重新恢复他们的肉体生命,如果他们想要的话。但是这个“重塑”会被曼威延定[比如费诺就被扣留并交付一如],如果他们生前做过十分邪恶的事并且拒绝忏悔,或者对任何活着的人之间还怀有怨恨恶意。 


贡多林的Glorfindel就是被流放的诺多精灵中的一位,他反叛了曼威的权威,并与所有参与反叛的精灵一样,受到了他的禁令:他们再也不能以实体之身重新踏上蒙福之地。但其实曼威也并没有被他自己所颁布的禁令所限制,因为他自己就是阿尔达世界(Arda)的最高统领,他在看到适当情况时就将这条令放置一边了。 在《精灵宝钻》和《魔戒》中有关描述Glorfindel的语句中我们可以看出,很明显他是一位埃尔达精灵贵族:于是可以假设,即使他追随着特刚离开了维林诺而招致了维拉的禁令,他并不出于本意,只是因为出于对特刚的情谊以及忠诚,他也没有参与天鹅港的血亲屠杀(kinslaying of Alqualonde)


 


这就是关于精灵重生的详细规则,从这里我们可以了解到Glorfindel的重生细节。


 


他重生以后作为维拉使者被派往中州继续参与和黑暗力量的斗争(他也是唯一复活后重回中州的精灵)这肯定不是因为他长得帅,从资料中我们可以看到,由于他勇敢无畏的自我牺牲,图尔,伊缀尔和(最重要的)埃兰迪尔,得以逃脱蘑菇丝的追杀,去到西瑞安河口,才能有后面的故事。而我们需要了解的是,Glorfindel不仅仅是为了保护王室成员才甘愿自我牺牲,无论逃亡者是什么身份,他都会义无反顾的做出这个英勇的举动。


 


 


于是,在曼督斯排了队等叫号后,维拉们觉得这个诺多只打怪不打人,还会掩护队友,是个难得有战斗力又有理智的精灵,就批准他回老家维林诺啦!


托老提到,他长期与未反叛的埃尔达们和迈雅们为伴,他获得了几乎与迈雅等同的力量,除了他的实体不能像迈雅那样可以由自己选择或是创造,他的精神力量由于他的自我牺牲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这也就是后来佛罗多看到他的时候那自带神圣柔光特效的原因,以及巫王(和其他戒灵)见了他就逃走并不敢与他正面对战的原因。


而且我们可以看到,曼督斯大人捏脸重塑很是有一套,重生后的Glorfindel在魔戒里面被佛罗多夸奖长得又年轻又帅!(刚刚那段“…his facefair and young and fearless and full of joy,…”)我想强调的是,精灵在其他种族眼里都是很美丽英俊的,而被单独拎出来夸英俊的,应该都是在精灵之中相比较,也属于比较出众的。


后来他交友不慎,被欧洛因忽悠得神魂颠倒,跟他一起去了中洲(bushi)


于是Glorfindel回中土度假(bushi)的这段时间就和剩下的诺多住在了一起,没事三天两头出战斗差,哪里有架打就出现在哪里,明明可以靠颜值和讲故事混饭吃,却偏要靠武力。明明东奔西跑蹦跶得挺卖力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却给大家留下了他在瑞文戴尔养老度假的印象,大概都是电影的错。


好,那么现在我们来扒一扒他打过的那些架




时间线切到第一纪元。




天鹅港亲族残杀


我们的金花领主跟着爱惹祸的黑发同胞们刚刚走到天鹅港,就被卷进了惨烈的亲族残杀。但理智的金花领主就看看,并没有动手。


在《精灵宝钻》故事描述中,第一家族成员无一例外全部参与了这次战斗,但第二家族被明确提及参与了战斗的是芬巩。芬国昐及其他第二家族成员并不在参战人员名单中。那么作为特刚臣属的Glorfindel,最大的可能是跟随在特刚的身边,当他们抵达天鹅港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涌泉领主Ecthelion作为贡多林武力(和颜值)的最高点,同样也是为了保卫贡多林,自我牺牲与苟斯摩格同归于尽,却没有被派往中土作为与黑暗势力的战斗加持,于是有不少推测是因为他被卷入了天鹅港亲族残杀,因此复活被推迟(或者禁止)。这里我们不展开讨论了,但大家要记得这是推测和私设,在资料中是没有这个记载的。


 


所以这其实是Glorfindel围观过的一场群架,但由于这场群架的深远影响(属于诺多就什么都别说了!)我还是要提一下。


 


荣耀之战


珠宝战争的第三次战役。荣耀战争是第一纪元 60 年爆发于精灵和魔苟斯军队之间的战争。 战争的结果是打败了魔苟斯,然后标志着安格班合围的开始。


这次战役我们就不详细说了,特刚和芬罗德的军队穿越了西瑞安通道,进入贝尔兰,歼灭了贝尔兰西部的侵略者。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作为特刚得力左右手的Glorfindel有参加战斗。


 


泪雨之战


《精灵宝钻》一书中Glorfindel被提及名字的地方。


这次惨烈的战争是珠宝战争第五次战役,第一纪元 472 年爆发于魔苟斯军队和人类、精灵以及矮人联军之间的战争。战争的结果是至高王芬巩被苟斯摩格杀死,精灵军队遭受毁灭性的打击,贝磊勾斯特矮人君主阿萨格哈被格劳龙杀死,胡林被俘虏,胡尔战死,贝尔兰的人民遭受了惨重的失败。


唯有特刚率领的贡多林军(和其他战后余生的诺多精灵),在胡尔的拼死断后掩护下,由Ecthelion和Glorfindel带军防守两翼,退回了贡多林。


这场战斗的详细记录很少,是因为参与的精灵几乎死了个精光,而活下来的都不愿提及这悲痛无比的回忆。你们看,那边的恩登禁坟丘(或者叫战死之丘,或者叫尼南斯坟丘,或者叫眼泪之山……太多名字了,我晕),那全是英勇的诺多子民,矮人和人类的血肉之躯磊成!


“太阳正沉入大海彼方,夜幕降临了希斯隆,西方刮来了一场强烈的暴风雨……”


 


虐是吧?要不要缓口气儿?更虐的还在后面……


 


贡多林陷落


510年,夏日之门(Tarnin Austa)那天,贡多林居民们盛装聚集在城墙上,等待新一年太阳第一次升起,但他们看到的却是一束光亮骤然点起,并逐渐扩大,然而它更靠向北边。人们大为惊奇,大家群集在城墙上观看。然后好奇转变为疑惑——因着它逐渐扩大而且愈显鲜红——疑惑又转变为恐惧——人们望见山上的积雪一路被沾染如同染上了鲜血。这便是Melko的火蛇来到了贡多林。(有版本提及这里出现的是格劳龙)


 


特刚召集了领主商议战略,最终决定死守白城。这场守城之战是第一纪元最为惨烈的战斗,其结果是精灵最后一个城邦的覆灭。


 


战斗中,Glorfindel主要在大集市附近作战,战况不佳时,他派出急使去见Turgon请求支援,Turgon命令竖琴家族赶去援助,却被竖琴家族领主Salgant将这道命令压下,只令自己的战士严守次级市场广场——那正是他所居住的地方。然而这些战士们最终反抗了Salgant的命令来到王的厅堂前,正好在最危急的时刻挽救了Glorfindel,那时一支敌军已然追上了他。这些竖琴家族的战士加入了战斗,并决心补救因为他们领主的懦弱而带来的败亡,将敌人赶回了大集市。


但随着战斗的进一步爆发,大集市也失守了,Glorfindel带着战士们退回了王之广场,在那里与Tuor和Ecthelion汇合。


Ecthelion与炎魔之王Gothmog的著名一架这里就不详细说了。


Gothmog的死使敌人信心动摇,王之家族也在此时投入了最后的战斗,特刚本人也光芒四射的出战了。


 


Tour打算力战回转南方,而Glorfindel勇猛的护住了后腰,许多金花家族的成员陨没此处。


 


同样,让我们略过那悲壮的特刚摔冠,不然真的,这篇幅就很可怕了!


 


总之


Great is the victory of the Noldoli!!!


 


在特刚的命令下,图尔带着伊缀尔(在此之前他们已派护卫将埃兰迪尔从密道送出城)和妇孺,及剩余的战士一起进入了密道逃生。


此时存活的领主只剩圣树领主Galdor,彩虹领主Egalmoth,和金花领主Glorfindel。其他全部英勇战死在他们誓言守卫的白城,用生命实践了自己的誓言。


这一行逃亡者寻回了埃兰迪尔,他们从最低的几座山峰向外行进,走在最末的是战士们,Glorfindel带领着他们。在异常险峻的鹰之裂隙(Cristhorn),他们遭遇了伏击,与此同时,后方也来了追兵,里面甚至有只炎魔。


与此同时Thorndor,群鹰之王,也被唤醒了


(容我吐个大槽,我的鹰王哎,贡多林那边都烧成什么样了,您老人家都没看见,直到炎魔到了门边儿才一拍翅膀,卧槽,炎魔来了!)


前方有了鹰王的帮助,图尔很快取得了胜利,队伍又开始移动。


而后方Glorfindel依旧在指挥着自己的战士跟兽人搏斗。而那只炎魔突然以极大的力量高高跃起,跳到了险道中间左边正好处于裂口边缘的危岩上,挥舞起了火鞭。


我们英勇的金花领主一看,这不行啊,这样下去伤亡会多惨重啊!!于是他纵身一跃也跳上了岩石,只身与炎魔搏斗。Glorfindel逼着炎魔不断移动并砍下了它持鞭的一肘(牛不牛?你们回答我!牛不牛?!)炎魔在痛苦与恐惧的折磨下再次冲向Glorfindel,双方陷入了缠斗,并且接近了峭壁的边缘。Glorfindel左手摸到一只匕首,顺势便将它插入就在他头顶上方的炎魔腹部,这恶魔尖叫着从岩石上后倒,在下落的过程中却攫住Glorfindel的一缕金发,将他也带入了深渊。


Thorndor(鹰王哎,您又来晚了!!)将Glorfindel的尸体带出了深渊,虽然极为匆忙,而且担心有新的追兵,图尔也依旧在那危道的悬崖边为Glorfindel立了一座石冢,Thorndor为之守护,金花家族子民的泪水浸湿了那里,他们的泪水永不干涸。金色的伊莱纳开满了他的坟冢,直至这片大地消失。


周围的精灵全都目击了这悲壮的场面,因此后来Glorfindel被极深的敬爱着,赞颂他的歌谣被四处传唱,直至传到他自己耳中。


 


好了,让我们冷静一下,然后把时间线拉到第三纪元。


 


关于他何时回到中洲,并没有详细的记载,这可能发生在第二纪结束之前,他的回归一定是为了帮助吉尔-加拉德(Gil-Galad)还有埃尔隆德以增强他们的力量----那时索伦(Sauron)日渐增长的邪恶终于被他们意识到。所以他的回归可以早到第二纪1200年,当时索伦亲自来到林顿(Lindon),试图去蛊惑吉尔-加拉德,但他被识破并被驱散了。但更大的可能性则是可以晚到第二纪1600年,惊恐之年(the Year of Dread),当巴拉都塔(Barad-dur)建成,至尊魔戒(the One Ring)铸成,而凯勒布理鹏(Celebrimbor)也终于意识到他陷入了陷阱。


 


德高望重的埃尔隆德领主,不能总是打架,所以Glorfindel在瑞文戴尔期间应该帮他打过很多怪。没有明确提及的我们可以推测但不能太当真,反正作为当时中洲最强大的战士和将领之一,他肯定是时刻奋战在与黑暗势力激战的最前线。


 


 


 


第二纪3441 年最后联盟战役中,并没有文献提及Glorfindel,但那是一场全体精灵都投入了的战斗,而作为当时瑞文戴尔的一位经验丰富军事指挥官,Glorfindel没理由不参加那场战役。


这场战争结果我们已经很清楚了,精灵最后的至高王Gil-Galad陨落,阿纳里翁,欧瑞佩尔,伊伦迪尔先后牺牲,但最终伊伦迪尔的儿子埃西铎用断裂的纳西尔圣剑割断索隆手指,索隆失去了力量的源泉——魔戒,顿时烟消云散。半兽人乱作一团,溃不成军。这次伟大的胜利后,巴拉都被夷平,在随后近千年的时间里,魔都上空没有了阴影。


 


但埃西铎被魔戒蛊惑,没有将它摧毁,留下了祸根。


 


让我们来到第三纪


1974年,安格马巫王入侵北方阿诺尔王国,Glorfindel从瑞文戴尔带兵前去援助,参加了1975年的弗诺斯特战役,并帮助打击巫王势力。后来巫王亲自上阵向刚多将领伊努尔挑战,伊努尔的马吓跑了,巫王就嘲笑他,可是Glorfindel出现,巫王自己也落荒而逃。Glorfindel建议伊努尔不要追击,在这里做出了那个著名的预言:“他的末日还很遥远,他也不会死于任何男子(man)之手。”(附录A, p.332)




此后便是大家都已经非常熟悉的魔戒战争


 


这一战格洛芬德尔那是相当积极的蹦跶着!有整整一章多呢!但是那个胖胖的次生子PJ拍电影的时候把他戏份全给了暮星公主……


3018年10月,吉尔多尔·英格洛林来瑞文戴尔报信,说弗罗多·巴金斯正在赶来的路上被巫王追踪。Glorfindel是瑞文戴尔少数有足够战斗力面对九名戒灵的精灵,于是在10月9日,他骑着白马阿斯法洛斯出发,由东方大道过了白泉河最后一座桥。10月11日,战力拔群的Glorfindel发现了三名戒灵,它们见了他就逃跑了。于是Glorfindel在桥上留下一块绿石作为记号表示过桥安全。而后他追踪戒灵一路向西,又发现了另外两名,然后戒灵们又被他吓得往南逃跑了。


阿拉贡在10月13日发现了那块绿石,带着霍比特人安全通过。


Glorfindel则在10月16日找到他们一行的踪迹,并在10月18日追上了他们。


 


这段出场极为杰克苏,一般人根本不敢这么写!


 



天色越来越暗,树丛中的树叶开始微微摇晃,发出细微的声响。铃当的声音越来越清楚,伴随着叮铃当啷的撞击声和急促的马蹄声。突然间,有匹白马彷佛流星一样的奔跑过众人眼前。在暮色中可以看见它的马笼头上点缀有许多亮晶晶的饰品,彷佛缀满了如同星辰一样的宝石。骑士的斗篷在他身后翻飞,褪下的兜帽让他的金发在空中舞动。在佛罗多的眼中,这骑士身体内似乎有种白光彷佛透过丝绸一般,隐隐的散放而出。



 


这就是我们的金花领主Glorfindel,非常闪亮(字面意义)的出现在了疲惫的主角团面前,阿拉贡招呼了他,佛罗多开始苏他的声音(bushi)但被伤口的疼痛打断了,Glorfindel摸了摸他的伤口,弗罗多顿时感觉很清凉,痛楚减轻,视觉也变得明晰。不过Glorfindel毕竟是战士天赋啊,不能彻底治愈他,于是他让弗罗多骑着阿斯法罗斯前往瑞文戴尔。


10月20日在响水河畔,九名戒灵出现了。弗罗多感到有力量迫使自己停下,但是Glorfindel呼唤阿斯法罗斯向前奔,白马带着弗罗多过了河。在河对岸,弗罗多又一次被迫调转马头面对戒灵。Glorfindel与阿拉贡一起用火将戒灵赶入河,并且加了个特效,浑身散发白光。埃隆大人配合的及时按下了冲水键,于是戒灵们纷纷落水,丢了形体,返回魔多。


10月25日,Glorfindel参加了埃隆会议。当有人建议将魔戒送去给汤姆庞巴迪时,Glorfindel发言说,汤姆也不能永远保证魔戒不被索隆发现。他认为魔戒要么应该送过海或者丢到海里,要么必须被摧毁——即使毁掉魔戒就意味着精灵三戒丧失魔力也罢。最后,会议决定唯一的选择是摧毁魔戒,而弗罗多·巴金斯主动承担了这项任务。


在远征队成员的选择上,埃隆提议过Glorfindel,但甘道夫支持梅里·烈酒鹿和皮平·图克,他说:“埃隆大人,我认为在这件事情上,要相信友情比智慧更为重要。即使你给我们找个Glorfindel这样的精灵贵族,他也不能凭借一己之力推倒黑塔,或者打开通往火山的门。”


因为Glorfindel过于有名和显眼,容易引起黑暗势力的警惕和注意,于是最终他并没有加入到护戒队,而是由小鲜肉,来自密林的Legolas获得了这个任务。


顺便说个八卦:贡多林圣树家族也有一个叫Legolas的精灵,眼神特别好,所以绰号叫锐目,在逃亡的路上担当前哨。不知Glorfindel在叫这个名字时,心里会想些什么呢……


 


Glorfindel在魔戒之战中还做了些什么事情就没有记录了。


 


魔多黑门前的战役和多戈尔多战役,都和干翻索隆有关,也都有瑞文戴尔大军的份,我们同样可以推测Glorfindel参与了战斗,杀敌数目也绝对不会低!不过请牢记这是推测!


 


在3019年3月15日佩兰诺平原之战上,Glorfindel一千多年前的预言果然成真:巫王死在了王女伊欧文和哈比人梅里·烈酒鹿的手上。战争结束后,Glorfindel在仿照传说中的贡多林修造的米纳斯提里斯城参加了阿尔温和阿拉贡的婚礼。


我真的难以想象他踏进此城时的心情,尤其是里面还有座叫做Ecthelion之塔的建筑……


同样难以想象的还有甘道夫带着特刚的剑Glamdring和一帮矮人出现在瑞文戴尔的时候,他的心情。其实兽咬剑Orcrist原著中并没有提及到底属于哪位领主,甚至是不是也一样属于贡多林。电影里设定为涌泉领主Ecthelion的剑,想必是因为Ecthelion是精灵传说中的战神,杀死过难以计数的兽人,所以这么推,。不是没有道理,但仅仅是推测。如果真的是,Glorfindel看到这两把熟悉的武器时,第一纪元那场惨烈战斗的记忆一定会重现。真是心疼死他了……


 


他的结局没有被提及,普遍默认他跟着埃隆一起西渡回了维林诺,因为他来到中洲的使命已经完成,而精灵的时代就此结束,人类的时代已经来临。


 


 


我认为他极为符合一个高贵的骑士形象:荣誉至上,忠诚守信,英勇无畏,勇敢尚武。


骑士八大美德他无一不具备:谦卑(Humility)、荣誉(Honor)、牺牲(Sacrifice)、英勇(Valor)、怜悯(Compassion)、诚实(Honest)、公正(Justice)、灵魂(Spirituality)


我觉得需要解释的可能就是最后这个Spirituality,这个词可以翻译理解为精神和灵性这种美德,含有对神旨的领会能力在内,骑士必须敬仰神,要热衷于为神作出奉献。我个人把这理解为信仰。


 


总结起来,Glorfindel此精,三观正,颜值高,性格好,战力超强力还自带治疗能力,同时活在古代传说中和现在的活化石,有勇有谋且有理智,但是他做过的好事却经常被忽略。


他是我心中最完美的骑士


之一


因为还有Ecthelion啊!


 


最后吐个槽,在浩如烟海的同人作品中,金花领主Glorfindel是非常热门的角色,所以被不断的演绎,于是产生了各种误读,比如他乐观的性格被放大,成了粗神经大大咧咧,又或者整天嘻嘻哈哈不务正业,有些更崩的我提都不想提。每每看到,我真是非常,非常的心痛!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多了解这个原著中的精灵,在此尽一点微薄之力。


谢谢大家花时间围观,这口安利你吞了吗?



评论
热度(185)
  1. 泽拉少爷Ehtelë 转载了此文字

© 水知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