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oslav Klose/Thomas Müller】(隐希拉)与我同居,与你同在

ByeJack:

 此篇可以看做《如心安处是吾乡》的先行版。


      

         希拉在后面出现      




相拥入眠


托马斯洗完澡,走出浴室,捡起刚才在激烈中随手扔在地上的衣服,正欲穿上,米洛坐了起来,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你洗完澡不穿睡衣?”


“睡衣?”


“天哪,托马斯,这可是我们一起住的第一个晚上,你不会忘了吧?”


这的确是托马斯之前从未有过的经历,以往每次在zuo爱后,他总会以最快的速度清洁完,穿上衣服,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离开米洛的公寓。并不是他没想过留宿,而是每次离开前,米洛一次都没有开口试图挽留他。他对他说出的,道别的话语,永远是,“车开慢点,到家后告诉我一声。”


一开始,托马斯打开家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给米洛发去简单的:“我到了”。可米洛连最简单的回应都从没给出过。


久而久之,他也忘记了自己曾有过这种奢望。


他身下的双人床给了他从未有过的感觉,两人肉体纠缠的时候,它承受着两人的冲击,而现在,它给了托马斯一个安心的依靠,一个可以安心入睡的空间,虽然这也只是他单方面的想法。


同居是米洛提出来的,某次他从托马斯的身体里抽开,然后点燃了一支烟,那是托马斯第一次见他抽烟,在烟雾里,米洛略显疲惫的声音传来,“你搬过来住吧,顺着夜路开车回去不方便,也不安全。”


或许是因为米洛吐出的烟雾迷住了托马斯的眼,仿佛内心之前那些拼命的抵抗从来没有存在过,他的内心立刻丢盔弃甲,等待许久的欲望盖过了坚持很久的理智。


 托马斯听见浴室的水声停止了,他闭上眼睛,让理智控制身体,装出睡着的状态,他感到床的另一边陷了下去,他没有穿睡衣,下一秒他知道了米洛同样没穿睡衣,因为他们彼此手臂,腿上的肌肤,没有任何障碍物的,贴合在了一起。


他们第一次在zuo完爱后,深切感受到了对方的体温。


 


一同外出购物


“搬来一起住”的念头在米洛的心里盘算了不算短,也不算长的一段时间。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某个两人纠缠,分离的夜晚,托马斯不像以往那样,给他发来已到家的短信。那晚,他在入睡前出现了幻觉:托马斯开着车,淹没在漆黑的夜里,驶进他触不可及的夜里。


那个晚上过后的第二天,他们在训练场上再次碰面,他没有问托马斯为何没给他发消息,他们如同往常一样,各自找队友分组训练。


原来那个晚上只是起点,托马斯到家后不再联系他的起点,两人肉体缠绵之后唯一的接点忽然被犀利地断开。于是这个“搬来一起住”的念头在他心里愈来愈长,逐渐从他的心脏,大脑蔓延到他的整个躯体。终于,再一个夜晚,这个念头冲出了他的躯体,在两人间扩散开来。


他没奢望托马斯会答应他,而对方的当机立断让他差点被烟呛到。


“那,哪天抽空,一起去把你的东西买了”


“没问题”


他只会在和有其他队友一起的情况下,和托马斯做例如训练,聚会,聚餐,烧烤,划舟等一。些和xing爱无关的事。


一同外出购物,为接下来搬到一起住的日子购置必需品成为了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感谢平时那些平常不过的交集,让米洛了解到了托马斯除了床上运动之外的其他习惯,他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用什么牌子的剃须刀,沐浴乳,穿多大码的鞋子,穿几号的衣服。


“这些够不够?”


“够了”,托马斯对他笑笑


“真像个收到自己想要的生日礼物的孩子”,米洛心想,然后伸手揉揉了托马斯的头发。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半夜,托马斯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戴着耳机,对着电脑屏幕里的最新恐怖片开怀大笑,只是他将自己的开怀大笑很自觉地调成了静音,也就是张开嘴,做出开怀大笑的样子,却不笑出声,因为米洛已经睡觉了。


搬到一起住之后,他们不是每晚都会进行床上运动,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在洗完澡,爬上床,互道晚安,然后关上各自边上的床头灯。


他还不知道现在的米洛对自己抱着何种感情,于是他只能选择尽量掩藏住自己对米洛抱着的感情。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个晚上,他本来打算一个人独享恐怖电影的乐趣,可他在某一刻忽然想起了米洛,都是因为该死的男主角和米洛长得有些像,于是他取过车钥匙,把光碟塞进大衣的口袋,在楼下便利店买了一打啤酒,开车直奔米洛家而去。


米洛对他的来到和手上的啤酒并不感到惊讶,他看了眼墙上的钟,离9:30还有足够的时间看完一部电影。


年长的男人陪着他喝酒,对着恐怖片胡闹,借着酒力,他靠到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接着就是他被他吻的意乱情迷,恐怖片里连连的尖叫都无法打断他们。


第二天醒来,他看见米洛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他们对望了相当致命的几分钟后,他先开了口,“真抱歉,昨晚喝高了”


而米洛只是露出他惯有的温暖笑容,“没事,我昨晚也喝高了。”


之后的一次又一次,他们没有想过该以何种理由来解释自己的不放手,对此,他们都保持缄默。


托马斯的闷声作大笑,被醒来的米洛打断。米洛取下他的耳机,“反正我也睡不着,就陪你把这个上次没看完的看完”。


“原来你也记得”,托马斯心想,为米洛拉开了旁边的椅子。


 


一方的起床气


以前,每个早晨,当米洛独自醒来,他盯着从前一晚就空着的另一边,常常用自己不丰富的想想里,来描绘出,如果托马斯逗留到第二天早晨会怎样?他是会说起就起,非要在床上再赖个十到二十分钟,还是会抱怨上帝没有给他充分的时间去享受睡眠的美好?


他自己也记不清,是从何时起,他想把这个比他小11岁的年轻人留在他身边。只有在属于他们第一个夜晚后,年轻人从晚上留宿到第二天早上。


之后每一个身体摩擦出花火的夜晚,他都把“留下来”抑制在自己的喉咙口,他想,以托马斯的性格,若是他想留下来,他一定会用他自己的方式开口,可他没有。


米洛让他用报平安的方式将夜晚苍白中的美好尽可能的拖长,可托马斯却无情地,令他措手不及地斩断了这条线。


 于是,米洛决定放手一搏,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托马斯没同意,可最后,他胜利了,揽回了几倍的筹码。


至于托马斯的起床气,就是每天醒来,他会嘟囔几句迷迷糊糊的词,一开始,米洛会询问他在说什么,可托马斯只是一脸迷糊地问他,“啊?我刚才有说过什么话么?”


米洛只能摇摇头,“没有,我听错了“。


 


做饭


搬到一起住之前,托马斯只吃过一顿米洛做的饭,还是顿普普通通的早餐:煎蛋,香肠。


托马斯自己也会动手烹饪,他会在更衣,休息时,独自在那儿幻想和米洛一起在厨房忙碌的样子。可他转念一想,似乎这些情景只能存在在他不切实际的幻想里,认清现实后,他只能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笑,宽慰自己,至少他们的肉体还有交集,托马斯穆勒,你要知足,否则,什么都会失去。


偶尔,他会在不经意间笑出声,通常,米洛是第一个望向他,向他投来疑惑目光的人,他回答,“我刚想到一个笑话,你们要不要听?哈哈哈哈“


当浴室只剩他和米洛两个人,对方会走向他,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告诉他,“年轻人,别想太多“,可是,这种时候,淋浴头洒下的流水总是遮挡住他的视线,让他看不见那人的眼神,表情。


“别想太多“,是别把好的想太多还是别把坏的想太多,这个问题,他已经默默向米洛问了好多遍,多到他自己也数不清了。


米洛开口,要求他搬来一起住的时候,他想起了米洛对他说的,“年轻人,别想太多“,他没想多,心里的防线立即丢盔弃甲。


两人一起在超市选购食材,他想,真好,终于不用只在脑子里幻想了。


 


屋顶上看星星


在米洛离开慕尼黑,前往罗马的前一晚,他和托马斯躺在屋顶上看星星。


“你开,这些星星知道你明天要走了,特意全都出来为你送行呢“,托马斯没心没肺地笑着


而托马斯没心没肺地笑让米洛的心抽了一下。他的手指划过男孩的眼睛,耳朵,鼻子,还在笑,没闭上的嘴巴,忽然,他的手指被男孩含在了嘴里,托马斯的眼里浮现起的水汽让米洛忘记了他们此时正躺在屋顶上。他任凭托马斯的舌头“调戏“着自己的食指和中指,而他另一只手的手伸向托马斯的双腿之间,后者将自己依靠在他的怀里,紧紧闭上眼,他们的手和嘴保持着同样的节奏。


临近高chao的前一刻,托马斯释放了米洛的手指,紧接着他内心最深处的那三个词一起释放了出来。


他张开眼,发现米洛正盯着他


 “你知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托马斯发现米洛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让他无处可逃,无处遁形,他使出最大的力量,转头偏向了一边,可米洛不打算罢手,他托住他的下巴,将他的目光重新对准他


“你说,你爱我“


托马斯感觉自己像快溺死在绿色湖泊里的可怜人,放弃了一切的挣扎,米洛重新把他搂回怀里时,他的身体还是因为恐惧而僵硬着。




“真没想到啊,还是你这个臭小鬼比我先说出了这句话!”


 


喝醉


恐怖片的啤酒之夜,米洛和托马斯都没有喝醉,他们都是不爱喝酒,没有喝酒习惯的人,可这并不代表他们的酒量不好。


要真是喝醉了,压根就不会有明白的心思,足够的体力zuo爱,所谓的酒后乱xing全都是自欺欺人,只不过借着酒对自己想要的那个人毫无理由的做那种事,要是第二天对方起来,要求对他负责,那么,计划成功了,若是匆匆离去,不过喝醉酒之后犯的错,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好哭哭啼啼逼着对方负责的。


好几年后的好几年,当昔日的队友重新聚在一起狂欢,托马斯真的是喝醉了,米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人拖进卧室,放到床上,而托马斯却死死抱着他,不肯撒手,“米洛斯拉夫克洛泽,你要是敢死在我前面,看我怎么弄死你!”


米洛体会到了“哭笑不得”的确切意思。


 


相隔两地的电话


“哟,帽子戏法,不错呀,臭小子”


“嘿,老爷爷,你就等着我踢进世界杯第17个球吧”


“好,我等着”


“你对法兰克福的蒂莫希尔德布兰了解多少?”


“嗯,怎么了?”


“比赛结束后,也不知道菲利普和他去了哪儿,到现在还没回酒店”


“放心吧,他和蒂莫在一起,不会有事”


“为什么你们都好像知道怎么一回事,但都不告诉我”


“我们?”


“还有巴斯蒂安!”


 


早安吻


早安吻不同于前一晚充满欲望,占有欲,目的性的吻,这只是单纯的一个吻,单纯的一个嘴唇碰嘴唇的吻,单纯的嘴唇碰嘴唇,告诉对方自己心意的一个吻。


 


一方卧病咋床


托马斯看着葡萄糖一滴一滴输入米洛的体内。


他想,他们之间差了11岁,为什么不是10岁,8岁,6岁,4岁,2岁或者0岁呢?不然他可以和米洛平摊相差的年龄,不过既然差了11岁,自己还是让让这个老爷爷吧,他拿5,自己拿6,这样自己比他大一岁,可以比他先一步体会岁月给身体添加的伤害。


“小鬼,你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看见托马斯脸上的笑容,米洛知道准不是什么好事,他布满皱纹的手拍了拍托马斯的。


其实米洛是对的,年龄不是食物,怎么能够平分呢?


 


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米洛知道托马斯很喜欢孩子,不亚于梅苏特,虽然他表现得不如梅苏特那般明显。邻居把孩子托给他们照顾的时候,托马斯和孩子们很容易就融到一块,而米洛何尝又不是呢?小朋友们也很喜欢缠着他,让他教他们踢球。


可他们从不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在一起,总是要有些遗憾的,可这么些年来,他们都依靠着对方,他们都让对方依靠着,这就足够了。


 


 意外的求婚


蒂莫将用于求婚的戒指交给米洛和托马斯保管 。托马斯答应米洛会好好保管,不会乱弄。


可他趁米洛不注意的时候,拿出来端详了好久,结果手一滑,戒指掉在了地上,往前滚动,他跑去捡,他单膝跪在地上,刚捡起戒指,就看见米洛站在自己面前,脸上的微笑让托马斯背后发凉,他没想好作何解释,只能这样单膝跪着,右手拿着戒指。


“要不然,我们也结婚吧”,他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接对方回家


米洛在电话里告诉托马斯,自己要回国了,自己要回来了,自己要回家了,自己要以教练的身份重新出现在绿茵场上。


而托马斯却表现得颇为平静,“你什么时候变得一样和我话多了,我直接去罗马接你,接你回国,接你回来,接你回家”。


 


  END


========================================


嘿嘿,私心暗示了傻白甜的希拉。



评论
热度(31)
  1. 水知寒Bob Loblaw 转载了此文字
  2. 抖妹WBob Loblaw 转载了此文字
  3. 江左小熊猫Bob Loblaw 转载了此文字
    暌违已久的MK

© 水知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