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home

ByeJack:

 @阿音走过蔽履浮华 


你点的“外出购物”和帮你挑的“接对方回家”,(*^__^*) ,


======================================



托马斯.穆勒的眼睛因暂时无法承受台灯的光线而半睁开,但足够他看清闹钟液晶屏上的时间,在来电自动挂断前,他解锁接听。


“为了证明我不是在做梦,请你告诉我罗马和慕尼黑时差多久?”


“没有时差”,米洛斯拉夫.克洛泽在电话的另一头回答。


“那为什么你的声音听上去属于精力充沛的白天,而我的却属于睡眠被铃声打断的深夜?”


“现在是凌晨一点,新一天的开始,托马斯”


“好吧,难道你在今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吵醒,告诉我你把早睡的习惯延迟到了第二天或者把早期的习惯提前了五个小时?”,不满的情绪使穆勒清醒了些。


“我要回慕尼黑了”,克洛泽没有理会对方的不满。


穆勒撑起身体,靠在靠枕上,换了只耳朵听电话,“嘿,我说,这又不是你去罗马后头一次回慕尼黑,想回来就回来”,他捏捏鼻梁,视线适应了灯光,克洛泽的那句话再他脑子里重新回放了一遍,“等等,你要回慕尼黑,你是说你要回来了?”


克洛泽听出“回来”这个词加上的重音,“你可总算清醒了”,他希望穆勒能够听见他的笑意。


“我记得你和蓝鹰公司合约的到期时间是下周二”。


“嗯,现在还剩一些最基本的工作需要交接。”


“那我到时去接你”,穆勒在挂断电话前及时补充了早晨的问候语。



“我以为你在电话里指的是到机场接我”


“首先,我们正身处于罗马洽米皮诺机场,其次,我在电话里没有具体说明去哪里接你回家,看来回慕尼黑后,你不仅要努力考出机械类教师资格证,还要重新和我培养默契,现在就可以开始了”,说完,穆勒拖着他的行李箱加快往前走。


克洛泽并不急于赶上青年,他想起两人第一次约会的场景,周围也是充斥着轮子与地面的摩擦声。


------


“严格意义上讲,这是我们的首次约会”,走进超市的时候,穆勒抢先领取了购物车的推动权。


“如果你不介意我的首次约会是为你即将和我搬来一起住购置生活必需品,我也可以接受,毕竟它很有创意”,克洛泽将电动剃须刀放进购物车。


“你什么时候和我用同个牌子的东西了?”,穆勒指指购物车里的牙膏,洗发水,沐浴露,止汗剂,以及剃须刀。


“我用的这些在家里的卫生间,量还绰绰有余”,克洛泽告诉穆勒。


“你的观察力还真可怕”,穆勒随即理解对方的意思,他倚靠在推手上,“虽然你去我公寓的几次都是和巴斯蒂那群家伙一起,但我敢打赌,他们可不会和你一样留意这些细节”


“请你注意一下形象,托马斯,别傻笑,太吓人了!”,克洛泽伸手揉揉男孩的卷发,“笑得真像收到心仪礼物的小朋友”,他没有把心里想这句话的说出口。


两人从前单独碰面的地点几乎全是在克洛泽的床上。



克洛泽将车驶进车库,副驾驶上的人还没从睡眠中醒来。


穆勒独自把车寄放在慕尼黑机场的时候看见繁星点点,两人一起坐着车离开机场的时候看见太阳冉冉升起。


回家的路上,由于要专心于眼前的路,而无暇顾及周围的风景,在车停稳后,克洛泽看向他的右边,开始欣赏“风景”


“别装了,都看见你在笑”


“我没有!”,穆勒从座位上跳起,头撞上车顶,他“哇咧”吃痛一声,低下头,揉揉撞到的部位。


罪魁祸首放声大笑,伸出手去帮忙。



“你来开门”,穆勒把钥匙交给克洛泽


“谢谢,刚好想不起钥匙塞在行李箱的哪个角落里了”,克洛泽注意到钥匙圈上还是原来的那个挂件。


在他打开门后,穆勒给了他一个拥抱,“欢迎回家,米洛”,这一次他没有阻止托马斯脸上夸张的笑容,因为他自己也露出了同种程度的表情。 




 



原文:


一同外出购物


“搬来一起住”的念头在米洛的心里盘算了不算短,也不算长的一段时间。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某个两人纠缠,分离的夜晚,托马斯不像以往那样,给他发来已到家的短信。那晚,他在入睡前出现了幻觉:托马斯开着车,淹没在漆黑的夜里,驶进他触不可及的夜里。


那个晚上过后的第二天,他们在训练场上再次碰面,他没有问托马斯为何没给他发消息,他们如同往常一样,各自找队友分组训练。


原来那个晚上只是起点,托马斯到家后不再联系他的起点,两人肉体缠绵之后唯一的接点忽然被犀利地断开。于是这个“搬来一起住”的念头在他心里愈来愈长,逐渐从他的心脏,大脑蔓延到他的整个躯体。终于,再一个夜晚,这个念头冲出了他的躯体,在两人间扩散开来。


他没奢望托马斯会答应他,而对方的当机立断让他差点被烟呛到。


“那,哪天抽空,一起去把你的东西买了”


“没问题”


他只会在和有其他队友一起的情况下,和托马斯做例如训练,聚会,聚餐,烧烤,划舟等一。些和xing爱无关的事。


一同外出购物,为接下来搬到一起住的日子购置必需品成为了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感谢平时那些平常不过的交集,让米洛了解到了托马斯除了床上运动之外的其他习惯,他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用什么牌子的剃须刀,沐浴乳,穿多大码的鞋子,穿几号的衣服。


“这些够不够?”


“够了”,托马斯对他笑笑


“真像个收到自己想要的生日礼物的孩子”,米洛心想,然后伸手揉揉了托马斯的头发。




接对方回家


米洛在电话里告诉托马斯,自己要回国了,自己要回来了,自己要回家了,自己要以教练的身份重新出现在绿茵场上。


而托马斯却表现得颇为平静,“你什么时候变得一样和我话多了,我直接去罗马接你,接你回国,接你回来,接你回家”。


http://ontheroadwithkerouac.lofter.com/post/388b68_36913cb

  
评论
热度(16)
  1. 水知寒Bob Loblaw 转载了此文字
  2. 陌上花開Bob Lobla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hris
  3. 阿音走过蔽履浮华Bob Loblaw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克穆严重不足的人能吃次甜点简直要昭告天下!

© 水知寒 | Powered by LOFTER